菁才人不可能不知道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晨风文学社

 晨风文学社成立于2008年,指导老师吴磊、叶琴。文学社下设编委会、办公室、新闻部、播音部、网宣部五个部门,承担了校报《菁才报》与社刊《晨风》的编辑工作。所有部门均由学生自主管理,文学社活动由学生全程参与。文学社成立至今,社员共有400多人次获国家级作文、朗诵等大赛奖项,赢得了校内外广泛赞誉。2012年聘任阿章(作家,原名郑春晖。曾任《解放日报》编辑,《大江南北》月刊副主编)、鲁承禹(省科普作协文艺委员会副主任、《中国教育·小学生作文版》副主编)等担任文学社顾问,为再提高社团品质提供了保障。2013年被全国中语会评为“全国优秀文学社团”,《晨风》杂志被评为“全国优秀校园文学刊物”



文学社员舒张雪夏获得全国作文大赛最高奖

知名校友阿章访问文学社

晨风文学社社员在全国政协礼堂领奖

 

本期主打星徐烨

    这里是高一(3)班的徐烨,我从小就喜欢绘画和阅读,所以一直希望,可以在清晨听着音乐,画自己想到的一切事物;希望在安静的午后,捧杯咖啡,沉浸在书籍中。之所以偏爱阅读,个人感觉阅读可以给人带来一种精神的慰籍,展现出一个不一样的世界。我觉得我是一个有些“偏执”的女生,喜欢坚持自己的感觉,一直认同“我可以输,但我绝不放弃”的观点,甚至可以说喜欢“撞南墙”吧。朋友却说我是个活泼的人,姑且自信地认为她是在认同我吧。然而,正所谓“一千个读者便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”我是怎样的一个人?希望认识以后,由你们来告诉我。



- 主打星佳作 -

 

初夏薄荷味

提起初夏,你会想到什么?是青春的涌动?亦或是洒在身上斑斑点点的阳光带来的安逸?初夏对于不同的人来说,不可能给予同样的感觉。拔回时光的指针,我记忆中的初夏皆洋溢着薄荷渗透其中的微凉。

不记得具体时间,只觉得模糊之间,我还是处在“混世小魔女”的时候,初夏刚至,顶着骄阳拉着爸爸到处捉蝉,一点也不怕热。终于肯回家了,就要去“扒”冰箱,我爸坐下就不想动了,任凭我这个“小祖宗”乱翻。妈妈过来一把抱起我,给我了一粒糖,那是初尝薄荷的微凉,那个盛夏的记忆,是薄荷的味道,甜甜的,凉凉的。

转眼间,时间像白驹过隙,在新的环境里,突然又闻到了薄荷的凉味,我看到一个女孩。她在喝水,凉凉的薄荷味就从杯子里弥漫,我顿感好奇,后来才知道她也喜欢这个味道,而水是薄荷叶泡的,因为“志同道合”我们走到一起,我发现她圆滚滚的不仅仅可爱,人也是甜甜的,我就像爱上那年初夏的糖一样,天天和她腻在一起,总觉得我俩待着,周围有股薄荷味,特别喜欢的味道。我们从一开始的朋友到后来的闺蜜。她像许多人一样陪我笑过,但她是唯一一个陪我哭过的,她是唯一一个在大半夜也蹲在我面前安慰我的,也是唯一一个看到我哭,眼里会泛泪光的——唯一一个带着薄荷味的女孩,我喜欢她,为什么要理由?

有人说过,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的确,三年后的初夏,我们并排坐着,面对空荡荡的操场,我们都沉默着。我从包里掏出两粒薄荷糖,递给她,她拿了一粒,一人一糖,仅是含着,丝丝甜味不断刺激味蕾,一股清香从舌尖蔓延开来,凉味从口腔再到整个心。我觉得整个心都凉了下来,看阳光从树荫洒在操场,风拂过树梢的声音“沙沙”地,这个初夏,不同寻常的安静。她沉吟了一下,轻声说:“烨子啊‘盛夏与夏末是棒冰的主场,只有初夏才是吃薄荷糖的最佳时间’,我会记住的”……这句话是曾经我说的,我不争气地泛起了泪花,抬头看她,她的眼眸也亮亮的,初夏甚凉……泪水划落,我再也没有触过薄荷糖,但薄荷味依然是我最喜欢的。

我再回过神,熟悉的操场上独站我一人,高中了啊。佳人不在,只愿终不负少年游。看阳光从树荫洒在操场上,我仿佛又闻到那熟悉的味道,薄荷的凉味仿佛又从舌法蔓延出来。我在初夏看到了她,以及我记忆中的薄荷微凉。





                 他也现已拟定了满满的方案


 

衢州市菁才中学 ┋ 校长:朱建军┋ 电话:8023068网站备案:浙ICP备05064490号 ┋ 网站设计: 菁才中学信息中心       建议分辨率1440*900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
Powered by PageAdmin CMS